利物浦2122赛季回顾:留有遗憾才会更有期盼

“冠军不会抱怨,他们忙于变得更好。”这是去年7月,克洛普的球队在奥地利集训时,蒂罗尔州训练基地的一则标语。

去年夏天,由于新冠疫情的肆虐,商业性质的季前赛无法进行(往年的亚洲行或美国行都会让红军赚的盆满钵满),于是利物浦在克洛普的带领下,来到奥地利等地,进行了一次为期4周的高强度隔离集训。

没有长途旅行,没有商业露面,没有不必要的干扰。利物浦众将士在萨尔茨堡、蒂罗尔和法国温泉小镇埃维昂之间度过了与世隔绝的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利物浦为新赛季做足了准备。

赛季前的拉练对于整个赛季来说非常重要。20/21赛季,利物浦在最后冲刺阶段疲态尽显,队内多名主力球员相继受伤,最终成绩上勉强保住前四。这些其实都与2020年暑期集训的不顺利颇有关系,那个夏天,同样是在奥地利,一方面接二连三的新冠阳性病例导致部分球员一度被隔离在酒店,另一方面奥地利雨季的极端天气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集训的质量。

而去年的集训则没有这些问题,去年夏天,在欧洲杯与美洲杯之后,克洛普迅速召集队伍在萨尔茨堡重聚。此时,红军将士基本都已从疲劳或伤病中走出。马内、萨拉赫由于没有国家队任务,此前更是得到了难得的放松,范戴克、马蒂普和乔-戈麦斯等伤员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也基本全都康复。

此番奥地利集训克洛普非常重视,他甚至还带上了体育场的维护团队,以确保训练场地完全符合自己的训练要求。

对利物浦的球员来说,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天两次,强度极大的训练。不仅如此,所有人还必须要承受近一个月不能回家,不能见老婆孩子的痛苦。但克洛普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新赛季他们将从集训中极大地获益。

“我们不会在第一天累死你……但我们会在第二天这样做。”克洛普初见弟子时这样说道。

为了让利物浦的重金属摇滚足球“演奏”的更加到位。克洛普的球队在集训期间,会反复模拟前场丢球后的场景,以锤炼高压反抢以就地反击的能力。并且每个训练环节都有竞争元素,例如输者要做 30个俯卧撑等等。

负责制定训练计划的利恩德斯(Lijnders)说:“练得越多,踢得自然就会越好,踢得越好,球员在场上就不会那么的累。相反,如果打不出想要的东西,场上球员就会在压力下疲于奔命。”

三个月后,当曼联在老特拉福德主场0-5惨败利物浦后,利恩德斯看到了曼联球员的“疲于奔命”,他将利物浦的前场进攻球员比作是“侏罗纪公园的饥饿猛龙” 。

整个集训期间,利物浦全队都处于气泡式管理,因此训练场下球员之间也多出了更多的相处机会,队友之间的友情随着打乒乓球、骑自行车和唱卡拉OK等娱乐活动得到了迅速增强。

在奥地利之行即将结束时,克洛普为过去几周辛苦复出的40多名工作人员组织了一场派对,派对上克洛普没有发表演讲,他只是在房间里不停地四处走动,与每个人敬酒交谈。显然,克洛普很懂得如何和自己的团队建立情感连接。

在球队抵达集训的最后一站埃维昂时,克洛普还邀请了著名冒险家本福格尔(Ben Fogle)与球员们讨论如何在身体和精神上将自己推向极限。福格尔向球员们讲述了自己划船横穿大西洋、撒哈拉沙漠徒步160 英里和登顶珠穆朗玛峰的经历,球员们都听得津津有味。

福格尔说:“在压力下保持注意力的集中和思维的活跃很不容易,这正是我希望可以帮助他们的地方。作为非常优秀的足球远动员,他们所面临的的挑战绝不仅仅是如何踢出高水平的比赛,而更在于如何长年累月地保持高水平状态,并且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

去年夏天,当转会窗口在 8 月底关闭时,利物浦在转会市场上并没有做出什么大动作,很大一部分球迷认为,红军这样的引援方式很难支持俱乐部本赛季争冠的目标。

首先,维纳尔杜姆转会至巴黎圣日耳曼之后,利物浦并没有引进新的中场来填补空缺。其次,俱乐部在夏窗唯一签下的球员只有莱比锡红牛的中卫科纳特,而当时很多球迷并不看好这个花了俱乐部3500万英镑买下的年轻小将。因为就在20/21赛季,利物浦在欧冠1/8决赛中双杀莱比锡时,当时对方阵中的科纳特两回合比赛都苦守板凳,甚至连1分钟也没有上过。

所以,当红军球迷再次唱到“红军没有钱,但我们仍然会赢得联赛”时,他们并不像过去那样的有底气。

相比之下,其他英超豪门则在转会市场上豪掷千金,增兵买马。曼城花了 1 亿英镑签下了格拉利什,切尔西花了 9750 万英镑签下了卢卡库,曼联更是连续引进了桑乔、瓦拉内和C罗。

“我们不能花我们没有的钱,”克洛普坚持说。“你无法与其他俱乐部相比。他们显然没有任何限制,但我们有限制。”

“不过实话讲,我对现有的阵容已经非常满意。我们有很多其他球队花钱也买不来的东西,比如高位压迫的战法他们买不来,安菲尔德的氛围他们买不来,团结的集体他们买不来,甚至“Youll Never Walk Alone”的队歌他们也买不来。”

不过,虽然在引援上动作不大,但去年夏天,利物浦与阿诺德、法比尼奥、阿利松、范戴克、罗伯逊和亨德森等人都签订了新的长期合同,另外,克洛普还发掘了埃利奥特和戈登等小将,后者在新赛季给红军球迷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毫无疑问,中场大将维纳尔杜姆的离开,迫使克洛普必须对打法做出改变。但克洛普坦言,新的中场调整也会给利物浦带来新的积极变化。比如在奥地利集训期间,克洛普就为阿诺德设计了一套新的打法,在这套打法中阿诺德时不时地会移动到中路,在那里,英格兰人长传又远又准的特点得到了更大的发挥。

另外,维纳尔杜姆的离开一定程度上也促使了蒂亚戈的爆发,之前克洛普很少会排出法比尼奥、蒂亚戈和亨德森这样的中场组合,还有小将埃利奥特,克洛普新赛季给了埃利奥特很多上场机会,后者也用精彩表现回报了渣叔的信任。

可以说,离开维纳尔杜姆的利物浦并没有被削弱。反而离开利物浦的维纳尔杜姆却在巴黎圣日耳曼可谓是流年不利,38场法甲联赛纳尔杜姆只首发了18场,8场的欧冠比赛他也只首发了3场。完全不见了他在红军时期的威风。

后防要买人,这是利物浦去年夏窗的首要目标。在签下科纳特之前,比利亚雷亚尔的保罗-托雷斯、摩纳哥的巴迪亚希勒和塞维利亚的孔德都曾进入过红军引援的视线。

最终利物浦选择了科纳特,因为他们认为科纳特的速度和身体素质非常适合克洛普高位压迫的打法。最终,在与克洛普进行了视频通话后,科纳特拒绝了切尔西、曼联和皇马等队的报价,来到了安菲尔德。

“我看到克洛普教练脸上的诚意,”科纳特说。“作为球员谁不想来这里?并且我知道,如果我的生活中遇到了问题,克洛普一定也会及时为我提供帮助。”

事实证明利物浦选对了人,新赛季科纳特从替补到首发中一步步不断成长,并且最终在足总杯和欧冠决赛上都表现亮眼。对利物浦来说,他在攻防两端的制空能力绝对称得上是红军的一笔巨大财富。

尽管利物浦夏窗没能买进任何的前锋,但冬窗利物浦却真金白银地从热刺手里抢走了路易斯-迪亚斯。去年11月份,利物浦前任体育总监爱德华兹离职,之后朱利安-沃德接手,1月底,正是沃德领导了与波尔图的谈判,最终以4500万转会费+1500万的附加条款,将哥伦比亚人带到了安菲尔德。

克洛普说签下迪亚斯是着眼于未来,不过未来未至,这位哥伦比亚就已经在红军的前场左路站稳了脚跟。在足总杯对阵卡迪夫城的比赛中,他首秀替补登场就惊艳了安菲尔德,随后甚至将正印的左边锋马内都挤到了中锋的位置,可见克洛普对他的信任。

在上个赛季的英超收官战(利物浦2-0水晶宫)之后,克洛普休假了近八周的时间,这是他自 2015年10月成为利物浦主帅之后,休假时间最长的一次。在这个假期的前7天里,克洛普把自己的手机放在行李箱里,连看都没看。

利物浦是一家有感染力、令人激动的俱乐部,克洛普是一位感情丰富、喜怒于色的主教练。如果说克洛普是一支雄鹰,那么在空荡荡的体育场里比赛,感觉就像是折断了雄鹰的翅膀。“你尝试飞行,但这非常困难,”克洛普后来总结道。

比赛日通常是对一周辛苦训练的奖励。球场内狂热的球迷氛围将完全激发球员的活力。而现在,比赛日更像是令人疲惫的训练日延伸。当然,平日里的训练也受到了影响。与教练组成员拼车一起上班,和球员们共坐一张桌子吃饭,这些往常克洛普喜欢做的事情,疫情期间统统不再被允许。

疫情期间,克洛普根本无法与球员和同事们保持理想的亲密关系。这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20/21赛季利物浦的表现,克洛普认为,疫情让他处于长期的压力之下,使他非常痛苦。这其中还掺杂着母亲去世时,自己因为疫情管控不能回国参加葬礼的遗憾。

不过利物浦的老板给予了他绝对的信任和支持,尤其是迈克-戈登。克洛普与这位芬威体育集团总裁之间不仅情谊深厚,而且非常尊重彼此。尽管芬威体育集团一直以来都渴望参与欧超计划,但克洛普的坚决反对也从不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情谊。

整个20/21赛季,克洛普对戈登始终带着一丝歉意,作为主教练,他为利物浦的糟糕表现而感到内疚。但他从没有懈怠过,他痴迷于解决利物浦的问题,去年的一月到五月,克洛普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他满脑子都是足球,他希望完善利物浦的每一个细节。

20/21赛季的利物浦,一度被人成为是英超史上最差的卫冕冠军。那个赛季利物浦曾连续输掉6场的主场比赛,创下了利物浦的队史纪录。不过好在最终他们惊险地保住了下赛季的欧冠席位。

由于疫情,20/21赛季英超比往常要开始的晚一些,但由由于欧洲杯,它又不得不照常结束。密集赛程使克洛普在五月底英超收官之后,有了一种被榨干的感觉。他累到已经不想再关心球队接下来会买谁卖谁,对克洛普来说,职业生涯最艰苦的一个赛季终于结束了。

奥利地漫长的集训让克洛普对球队的前景充满了信心。21/22赛季利物浦的开局也非常顺利,其中就包括了欧冠赛场客胜马竞,和英超赛场大胜曼联。在老特拉福德5-0击败曼联那场比赛中,克洛普的妻子乌拉就在老特拉福德的客场球迷看台上,回到家乌拉就告诉丈夫,利物浦的球迷对他的爱非常狂热。

四连冠对克洛普来说并不是一个现实的目标,但仅仅是它的可能性,就让克洛普对自己在利物浦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因此,今年4月的一天,克洛普与妻子在自家厨房讨论了未来合同到期后继续留在利物浦的可能,他的妻子表示,她很愿意留在默西塞德。于是克洛普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经纪人马克-科西克(Marc Kosicke),后者联系了FSG的主要所有者约翰-亨利,向他转述了克洛普希望延长合同的诉求。

实际上,FSG也早有此意,只是怕给克洛普压力,所以才一直没有向德国人主动提起延长合同一事。如今两者一拍即合,于是双方在4月底将本该2024年到期的合同,续至了2026年。这一消息极大地振奋了利物浦球迷。

从聘任专业的界外球教练托马斯(Thomas Gronnemark)帮助球队提高掷界外球的能力,到邀请德国冲浪运动员塞巴斯蒂安(Sebastian Steudtner)与球员们一起进行呼吸练习,克洛普一直在寻找提高球队的新方法。

2019 年 10 月,当克洛普在俱乐部当第一次见到德国Neuro11公司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帕特里克(Patrick Hantschke)和神经学家尼克拉斯博士(Niklas Hausler)时,他就喜欢上了他们的“传感头套”。

“传感头套”是德国神经学专家尼克拉斯博士针对顶尖职业球员心理训练的最新科技产品。连接在头套上的电极可以实时监控球员在主罚定位球或点球时的脑电波反应,并且根据全面的分析,为球员定制特定的训练内容,帮助改善他们的精神状态,提高他们的专注力,进而增加任意球、角球和点球的精度。

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利物浦与Neuro11公司的合作,一直拖到了本赛季开始之前的奥地利集训,才得以进行。

尼克拉斯博士解释道:“通过设备检测以及特定的训练,球员们可以进入“心流状态”,在此状态下,球员将抗拒中断,进而将个人精神力完全投入在眼下的活动上。心流产生时球员的反应将非常敏锐,动作会舒展自如,处理球的精确度和准确性自然也随之提升。

萨拉赫、亚历山大-阿诺德和米尔纳都非常认可这套设备。赛季开始后,帕特里克和尼克拉斯博士就直接入驻了柯克比训练基地,尤其是在点球训练上,Neuro11公司为每一名球员都定制了训练计划。

2月中旬,当利物浦在欧冠1/8决赛首回合比赛中以2-0的比分击败国际米兰时,他们已经在各项赛事中实现了连续五场均通过定位球得分。整个赛季下来,他们在英超联赛打进了18粒定位球,在欧冠联赛中也打进8个定位球,两项赛事共26粒定位球进球的数据,比20/21赛季多了足足13粒。

克洛普称,欧冠赛场取消客场进球制,将导致更多的点球大战。但实际上,让Neuro11公司产品声名鹊起的,是在利物浦国内的杯赛赛场上,尤其是联赛杯和足总杯的两场决赛。

“这个奖杯是给他们(Neuro11公司)的。就像联赛杯一样,”克洛普在目睹了利物浦足总杯决赛中又一次点球击败切尔西后,这样说道。

球迷们等了 16 年才看到利物浦再次举起足总杯。自2001年以来,他们第一次在同一个赛季包揽了国内杯赛的两项冠军。在这两次点球大战中,利物浦在他们共18次点球中一共罚进了17次,只射失了一个点球。

除了心理方面,为了降低球员们在训练与比赛中的受伤风险,利物浦还与加利福尼亚的一家名叫Zone7的高科技企业进行了合作。

Zone7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技术来预测球员的受伤风险,他们神奇预测能力的背后是一套人工智能算法,该算法通过分析生物特征、力量、睡眠和压力水平以及训练数据等测量值,来预测球员是否有即将受伤的风险。

Zone7的联合创始人布朗(Tal Brown)将利物浦称为是“将数据科学与足球训练相结合的真正先驱”。事实的确如此,当克洛普在做一些关于轮换的决定时,Zone7的平台数据为他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因此,克洛普的球队本赛季因伤缺阵的情况比上赛季减少了约三分之一,看到如此成效,利物浦将与Zone7的协议又延长了两年,并且还将其业务扩展到了利物浦女足和利物浦U23这两支球队。

在整个21/22赛季英超,曼城和利物浦各有21场比赛零封了对手,这其中阿利松和埃德森分别参与了其中的20场,两人也以这样的成绩共享了本赛季的英超金手套奖。

最重要的零封场次之一,就是利物浦3月份客场对阵阿森纳的比赛,那场比赛利物浦最终凭借阿利松的神勇发挥2-0击败枪手。比赛中面对厄德高的那脚劲射,在所有英超门将中,应该只有阿利森的速度和力量才有可能做到那一次的扑救。

在20/21赛季,和克洛普一样,阿利松遭受的不仅仅是体育上的失落感。去年2月,克洛普的母亲病逝,克洛普因为防疫要求不能参加送别仪式。半个月之后,阿利松父亲在家乡意外溺亡离世,阿利松也没办法去送别。

那个赛季的赛季末,对阵西布朗阿利松用一粒头球绝杀对手,这粒进球对于冲击下赛季欧冠名额的利物浦来说价值千金,进球后的阿利松也泪流满面,双手指天,动情地表达了自己对父亲的哀思。

阿利松在2018年夏天从罗马转会利物浦时,当时最令人期待的是他场上的出球能力,但在本赛季,他的化解对方单刀球的能力,是利物浦一直在四条战线留有争冠希望的最大保障。

利物浦守门员教练负责人阿赫特伯格在看了阿利松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之后,认为阿利松是一名绝对意义上的世界级门将,他的身体条件太出色了。

“他是健身房的使用者,但他不是健身房的痴迷者。他极快的反应速度,不仅让他可以对球速很快的皮球做出反应,同时也保证了他在判断失误以后还可以加速回到正确的位置。除了诺伊尔,我没见过其他拥有这样能力的守门员。”

到本赛季结束为止,阿利森在英超联赛的零封率超越了以往的任何一名传奇门将,其中就包括舒梅切尔、切赫和大卫-希曼。

英超跌宕起伏的收官方式与欧冠决赛利物浦再一次输给一个门将的故事,在此已无需赘述。总之,一个本有机会让球迷见证传奇的赛季,最终以却以心碎告终。但克洛普却并没有对未来丧失信心,他在欧冠决赛后对媒体表示:“下个赛季的欧冠决赛在哪?伊斯坦布尔?那订酒店吧!。”

不过,一周之内以微弱的差距错过了两个最大的奖项之后,球员们都开始担心起最后的夺冠,他们担心球迷们并不愿意与利物浦一起庆祝这两个国内杯赛的冠军。

但事实是,利物浦球迷非常满意球队本赛季的表现,超过50万的球迷聚集在利物浦街头,表达了对俱乐部的感激之情。

队长亨德森对此非常感动:“昨晚输了欧冠决赛之后,我一度认为今天不可能有这么多球迷来与我们一起庆祝,但事实不是这样,今天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对于这些利物浦球迷,我必须致以最诚挚的谢意。”

320天左右的时间,利物浦的21/22赛季,就这样从奥地利的训练基地开始,到人头攒动的利物浦街头结束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