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蝴蝶》掀官司 判决惊现“蝴蝶效应”

著名的“蝴蝶效应”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气象学家洛伦兹(Lorenz)早在1963年提出的。他的表述是: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就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其原因在于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了它身边空气系统的变化,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这微弱气流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应,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重大变化。

自从庞龙的“两只蝴蝶”飞起之后,各种“空气系统的变化”就从来没有间断过。先是“一只蝴蝶”、“三只蝴蝶”的跟风起哄,后来就是超级女声邵雨涵的“恶意”翻唱和滚石歌手梁静茹的“非恶意”翻唱。当然发展到极致是非要拉上万讯通和空中网闹上法庭的。

在对待邵雨涵与梁静茹的态度上,作为“蝶主”的鸟人公司主动采取了双重标准。周亚平坦言,之所以实行“蝴蝶垄断”,就是为了“最大化地获得商业利益”。而邵雨涵翻唱《两只蝴蝶》的行为属于典型的不按规矩,顺风搭车、投机取巧,故意侵权。于是周亚平说“拿来20万”!

何故如此?明眼人知道,因为邵雨涵的背后是飞乐唱片。飞乐唱片作为擅长炒作、经常违规的公司,早已闻名业界。一直以来,飞乐致力于炒作《老鼠爱大米》,现在终于有了初步的结果,那就是版权旁落;不久前,他们又借同样不具备彩铃版权的《回来我的爱》大肆炒作,既构陷他人又非法授权,弄到千夫所指。既然香香可以侵权翻唱《江南》,那么邵雨涵的侵权翻唱《两只蝴蝶》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梁静茹不同,她的背后是正规行事的滚石唱片,于是周亚平就谅解了。理由也很简单,因为“鸟人公司对滚石唱片事后勇于承担责任的行为表示满意”。

今年7月,鸟人公司祭出狠手,一举将空中网和万迅通先后告上法庭,称上述两家SP在彩铃业务中侵权使用了《两只蝴蝶》,要求其停止使用并赔偿数百万元的损失。

12月12日,鸟人公司告空中网侵犯案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结,空中网败诉,鸟人获赔32万元。判决一出,行业哗然。因为人们不由会想到此前仅仅一个月,北京市二中院对鸟人公司诉万迅通因彩铃《两只蝴蝶》侵权一案作出裁定,驳回了鸟人公司的起诉。相同的官司,相同的原由,只因为对象不同,却有了完全相反的结果,为什么?

我们看看谜底:在鸟人公司诉万迅通的官司中,法院审理发现,万迅通对《两只蝴蝶》的使用存在着合法的授权关系。该歌曲是先由鸟人公司授权给北京龙乐公司代理,再由龙乐授权给万迅通使用的。法院认为,该授权关系合法、明晰,因此驳回了鸟人公司的起诉。

而在鸟人公司诉空中网的官司中,虽然空中网同样在辩词中称《两只蝴蝶》已获得北京龙乐公司授权,但由于在关键证据上出现缺失,故法院认定:原告鸟人公司对《两只蝴蝶》享有录音制作者权,被告空中网未经原告许可,不得再行将上述录音制品提供给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作为网站彩铃供移动通讯用户有偿下载。并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和诉讼合理支出费用32万元。

据知情者分析:相同的官司,不同的结果,并不奇怪。他指出,问题的根源在于万讯通与空中网对待此案的各个方面都存在差距。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正如当年洛伦兹所做的实验证明了“蝴蝶效应”一样——正是这些差距铸成了最终的结果,而这些差距往往是微小的。

首先,在取证上,万讯通通过与龙乐公司的合作,获得了充足、关键的证据,使法庭有了明确的判断依据。而空中网则缺乏足够的证据,所以难得法庭的支持。

该案成败的基础在于证据——而且仅仅是简单的证据。比如在龙乐公司与鸟人公司间的合同中明确约定鸟人须向龙乐提供所拥有版权作品的清单,而空中网却未能向法院提交此清单。相反,由空中网所提交的证据反而于己不利。比如他们向运营商发出的关于停止提供涉案彩铃下载服务的书面函件,就证明了空中网在明知自己侵权的情况下却一直没有采取实质措施终止,反而变本加厉地继续获得非法利益。

第二,万讯通聘请了专业律师,与万讯通公司及业务无关,不受其经营模式干扰。相反,空中网的律师出自本公司,完全受到公司管理方式的束缚,常以息事宁人、大事化小的含糊态度对待此案,缺乏果断与慎密。相比万讯通律师严谨周到的工作,空中网方面则自负地以为可以通过与鸟人私下沟通获得解决,忽略了许多该做的工作。由此,他们的败诉不仅在法理上,也在情理中。

第三就是两公司在对待行业规范及尊重他人权利上存在不同取向。据媒体报道,空中网的麻烦并没有结束,龙乐公司状告空中网的官司正在被提上日程。这对空中网无疑是雪上加霜。龙乐公司有关人士表示:自2005年7月以来,空中网一直有意拖欠龙乐数十万元的分成款项。“我们的证据已经准备完毕,我们要求空中网按照协议中的约定双倍赔偿,并立即终止合约。空中网作为一家最应该注重信誉与规则的上市公司,应该有所思考。”

俗话说,“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这就是“蝴蝶效应”。我们看到,一场官司的胜败,常是从一个态度或一件证据开始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