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蓝军切尔西成立初期的发展历程:仅一年便升入顶级联赛

“蓝色,我们的梦;足球,我们的运动。”无论何时何地,蓝色永远都是切尔西球迷的本色。时至今日,这家位于西伦敦的足球俱乐部已经不知不觉走过了114年的风风雨雨。在这漫长的一个多世纪间,这家财力并不雄厚的球队遭遇过降级的悲痛、承受过分裂的萧瑟,但这些沉重的回忆在今天已然成为了这家俱乐部屹立于世界顶尖足球舞台最具价值的珍贵资本。

尽管如今的切尔西远远达不到曾经最为辉煌的时刻,但切尔西依旧被公认当今世界足坛最具影响力、最具竞争力的球队之一,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家俱乐部与球迷紧密的历史联系,正是凭借着这种历史联系,无论俱乐部处于何种地位,切尔西都绝对不会缺乏忠诚相随的球迷。今天小编便由切尔西俱乐部的成立入手,为大家精解这家百年豪门成立初期的艰难与挣扎。

在当今的世界足坛,英格兰足球毫无疑问是最为顶尖的存在,但绝对没有人敢说是“无人可及”的存在,如今的西甲、意甲等欧洲一流联赛都具有非常强大的竞争力。不过在遥远的19世纪,英格兰足球绝对是那时世界上“无人可及”的最高峰,无论是“足球基础设施”还是“足球运动赛程组织与制定”,在其他国家还没有形成一个统一概念的时候,英格兰人便已经用自己对于足球超凡的理解建立起一个个体系完善、功能齐全的足球系统。

1855年,世界上有记载的第一支足球俱乐部在英格兰的谢菲尔德成立(即Sheffield FC),自此之后,英足总开始慢慢重视俱乐部对于国家整体足球氛围的影响,他们发现如果能够让每个城市都成立相应的足球俱乐部便可以有效吸引更多的居民加入到足球运动中来。于是英足总迅速起草一系列有关于推动足球俱乐部成立的政策并广泛普及到英国大地的各个角落,在国家政府机构的推动之下,足球这项运动在英国大地的发展越来越迅猛,足球俱乐部这一全新的概念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登堂入室。

如果对于切尔西历史有一定了解的朋友们一定对于米尔斯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亨利·奥古斯图斯·米尔斯(Henry·Augustus·Mears)是当时英格兰伦敦地区非常著名的投资商,当然,在那个足球运动飞速普及发展的20世纪初期,米尔斯也顺理成章被这项运动吸引转而成为了一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当时的伦敦市虽然是英格兰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大都市之一,但却始终没有一家像样的正规足球俱乐部,对于足球有着浓厚兴趣的米尔斯在此时爆发出了一个让足球与投资完美结合的想法–购买一块球场租用给其他地区的球队以吸引他们来到伦敦发展。

不得不说,在那个年代,米尔斯这样的投资思路已经非常超前,他找到了他的合伙人、同时也是他弟弟的约瑟夫·米尔斯(Joseph·Mears),这两人合力出资在1904年买下了伦敦市极具名气的“斯坦福桥田径场”(Stamford Bridge Athletics Ground),并且迅速联系到了当时有一定迁移倾向的富勒姆足球俱乐部(Fulham Football Club)。

遗憾的是,富勒姆俱乐部管理层在租金问题上始终没有能够和米尔斯兄弟达成一致,在长达一个多礼拜的谈判之后,富勒姆俱乐部最终和米尔斯兄弟彻底谈崩,他们也最后决定留在自己的克拉文农场球场(Craven Cottage)并且直到今天。与富勒姆的谈判失败之后,米尔斯又陆续联系了几家伦敦附近的足球俱乐部,但由于他们开价过高,当时一般的流动型俱乐部几乎都无法承担,所以米尔斯兄弟租出斯坦福桥的想法迟迟无法实现。

随着时间越拖越久,原本只想利用球场租借赚取租金的米尔斯兄弟渐渐萌生了退意,球场高昂的维护费用让这对资金本来就并不充盈的投资商兄弟慢慢产生了无力感,最终亨利·奥古斯图斯·米尔斯决定转卖斯坦福桥田径场的拥有权。

如果事情按照这样的进程发展下去恐怕就不会有如今闪耀足坛的蓝军切尔西了,就当米尔斯因为入不敷出的高昂维修费用决定将斯坦福桥田径场的所有权出售给伦敦西部的铁路公司之时,他在投资公司的一个同事弗雷德·帕克(Fred·Parker)用一番话改变了米尔斯的决定。帕克在日后亲口向世人讲述了这一个改变伦敦足球历史乃至英格兰足球历史的谈话,他走到垂头丧气的米尔斯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老地方即将烟消云散(伦敦西部铁路公司准备把斯坦福桥改建成一个煤厂),我感到非常难过,它(代指斯坦福桥)陪伴了我们这么久,不是吗?”

短短数语,原本已经作出决定的米尔斯再次陷入到了无限的纠结之中,当年购买斯坦福桥时的雄心壮志再次涌入到他的脑海之中,这个年轻的投资商心中最后的一丝倔强与不甘就此被激发出来,他否决了铁路公司给他最后一次递交的书面协议,并且正式宣布不再出售斯坦福桥田径场。

宣布不再出售斯坦福桥之后,米尔斯兄弟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的运营方向,帕克向他们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假想:“既然没有一家俱乐部愿意租用斯坦福桥,为什么不去在斯坦福桥的基础上建立一家足球俱乐部呢?”在帕克的提议之下,米尔斯最终决定成立西伦敦地区一家正式的专业足球俱乐部,这家俱乐部便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之一的俱乐部–切尔西足球俱乐部(Chelsea Football Club)。

不得不说,米尔斯在投资公司的同事帕克是一位拥有卓越远见的优秀投资家,他在成立切尔西之前便已经敏锐察觉到了当时伦敦市火爆的足球氛围,相比于北伦敦火热的热刺(Tottenham Hotspur Football Club)与阿森纳(Arsenal Football Club),西伦敦在当时仅仅只拥有富勒姆这一家专业足球俱乐部,而当时富勒姆由于财政问题在英格兰足球南方联盟中的表现持续低迷,不少西伦敦的足球爱好者都厌倦了球队这种“混日子”的行事风格,帕克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建议米尔斯在西伦敦成立一家全新的专业足球俱乐部,以此来吸引当时失望的西伦敦球迷们的目光。

事实证明,帕克对于当时西伦敦足球环境的判断非常成功,切尔西俱乐部成立之后便迅速打出“购买知名球星”、“大力发展西伦敦足球”的宏伟口号,不少原本属于富勒姆的西伦敦球迷被切尔西俱乐部的雄心壮志纷纷转而来到斯坦福桥。在这样的大好开局下,米尔斯兄弟的球队在第一场正式比赛中便吸引了超过1万名球迷来到斯坦福桥观战。

切尔西在伦敦的迅速成长让伦敦几支老牌劲旅感到非常的愤怒,当切尔西正式向英足总提出加入南方联盟的请求之后立马遭到了热刺、富勒姆等伦敦球队的竭力反对。

在因为热刺和富勒姆的竭力反对而没能成功进入南方联盟之后,米尔斯兄弟转而开始运营俱乐部进入英格兰足球联盟,相比于英格兰南方联盟,英格兰足球联盟对于英格兰国内全体足球俱乐部的容纳性更为宽广,新生的切尔西可以在进行联赛的同时接触更多不同风格的足球技战术打法。最终,切尔西进入英格兰足球联盟的决议在1905年5月29日举办的足球联赛年度股东大会上得到认可,其中帕克在大会上一次打动众人的经典演讲被切尔西球迷们称为历史上最为经典的瞬间之一。

成功进入英格兰足球联盟之后,米尔斯与帕克等俱乐部创始成员开始实现当初对于西伦敦球迷的承诺–引入大牌球星。其中就包括代表谢菲尔德联队拿到过联赛冠军和两次足总杯冠军的斯通门将福尔克(William·Foulke)以及苏格兰主力国脚约翰·罗伯逊(John·Robertson)。这两人的加盟进一步提升了初期切尔西的阵容厚度,同时不少具有一定知名度的足球运动员也被切尔西管理层的宏图伟志所吸引纷纷加入球队[其中包括了温德里奇(Jimmy·Windridge)、希尔斯登(George·Hilsdon)与鲍勃·麦克罗伯特(Bob·McRoberts)等人]。就这样,切尔西在1905赛季的首批阵容正式尘埃落地(罗伯逊担任球员经理)。

切尔西初期的发展历史出人意料的非常顺利,他们在参加职业联赛的第一个赛季便勇夺乙级联赛季军升级至顶级联赛。

和其他的英格兰足球豪门相比,切尔西之所以没有经历前期的曲折发展历史而直接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很大一部分原因他们在俱乐部历史上的首批引援就砸下重金买来了一批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球星。在二级联赛征战的那一个赛季中,这支刚刚参加职业联赛的新生球队便给整个英格兰足球北方联盟的所有球队上了印象深刻的一课:在那个赛季切尔西的首场正式比赛中,他们刚刚引入的两位锋线大将温德里奇与希尔斯登便拿出了近乎无解的表现,其中希尔斯登一人就在那一场比赛中上演了“五子登科”的好戏(那个赛季他一共打入27球)。

凭借着温德里奇和希尔斯登这对“锋线双子星”近乎无解的表现,切尔西在进入职业联赛的首个赛季便成为了进球数最多的球队,最终他们也在乙级联赛(即二级联赛)中拿到第三名并且历史上首次升入顶级联赛。不过切尔西在进入顶级联赛看似一帆风顺的过程中其实也出现了不少难题,其中就包括了球员经理罗伯逊的出走。

前面说到,罗伯逊是切尔西之后成立之后管理层引入的首批具有一定知名度的球星,这位苏格兰国脚也在帮助切尔西征战乙级联赛的首个赛季表现出了非常稳健的中场处理球能力。同时,由于他在场上展现出了非常杰出的领导能力,切尔西俱乐部的管理层也将他任命为俱乐部俱乐部历史上首个球员经理。

不过罗伯逊力求自主的孤傲性格注定他在当时的切尔西俱乐部很难长久的呆下去,在帮助切尔西征战乙级联赛的首个赛季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他便和切尔西俱乐部的管理层爆发了不可调解的巨大矛盾,罗伯逊希望蓝军高层能够给他充分指挥球队的权利,而不是将他充当为一个听从指令、随意指派的“傀儡”。如此巨大的矛盾让切尔西俱乐部开始寻求罗伯逊合适的替代者,不料罗伯逊听闻俱乐部要撤销他球队经理一职后毅然决然离开球队前往了格洛索普。

尽管这场闹剧最终以罗伯逊的出走而结束,不过有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围绕在切尔西这家俱乐部的身边,众所周知,当时的英格兰足坛对于球员个人利益的保护是相当重视的,无论是工会还是英足总都有着对于球员利益严格的保护规定。切尔西俱乐部高层越制逼走球员的事情不久后就在英格兰足坛传得沸沸扬扬,不少球员对于切尔西俱乐部瞬间从充满好感变成了敬而远之,自此之后的几个赛季切尔西在引援方面都遇到了巨大的舆论压力,不少已经谈好即将加盟的球员也因为这件事情借故违约。

罗伯逊离开后,面对巨大舆论压力的切尔西高层在短时间内竟然都无法寻找到一个愿意来到球队担任球员经理的运营人员,最终无奈之下的切尔西管理层任命球队的秘书威廉·刘易斯(William·Lewis)暂时接管球队的执教事项,此时的切尔西正值冲击顶级联赛的关键时间段,秘书刘易斯的接任普遍不被当时的球迷所看好,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没有任何执教经历的秘书能够将这支正在遭受巨大舆论压力的球队带入顶级联赛。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刘易斯担任球员经理之后展现了十分优秀的指挥能力,凭借着在秘书位置上和球员打下坚实的友谊基础,刘易斯在指挥切尔西队内一众大牌球星的时候都显得非常得心应手。在他的指挥下,切尔西锋线上最值得仰仗的温德里奇与“加特林机枪”希尔斯登屡次在面对竞争强敌的时候奉献出现象级的优秀表现,最终凭借着切尔西在舆论浪潮中的上下一心,这支刚刚成立一年的俱乐部成功冲入了英格兰足球的顶级联赛。

卡达赫特(David·Calderhead)出生于1864年6月19日,他在球员时代曾经效力过包括邓弗里斯的南部皇后在内的多家知名球队,不过相比于他在切尔西26年的执教生涯,他短暂的球员生涯早已被人们所遗忘。

1900年,卡达赫特临时接任成为战绩不佳的林肯城的主教练,不料这位刚刚从球员转型为教练的“菜鸟教头”在带领林肯城征战的几个赛季中屡次贡献出非常精彩的临场执教发挥。1906-1907赛季注定可以成为这位苏格兰主帅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赛季,那个赛季的他带领林肯城在足总杯中强势击败阵容厚度远远高于他们的切尔西,这一场当时引起了轩然的“以弱胜强”战役让场边观战的切尔西高层对这位苏格兰主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场比赛结束之后,切尔西管理层立马委派专人找到卡达赫特表达了俱乐部管理层对于邀请他执教的浓厚兴趣。

当时的切尔西已经逐渐走出了当年“罗伯逊出走事件”的阴影,在拥有丰富管理经验刘易斯的带领下,切尔西俱乐部无论从资金还是在英格兰足坛的名望再次达到了历史的一个高峰期,据说财大气粗的切尔西高层为了得到这位苏格兰教头为他开出了当时英格兰足坛最高的教练薪资。总而言之,在蓝军高层持之以恒的不断劝说下,卡达赫特在那个赛季从林肯城转投切尔西,成为了切尔西历史上第一位全职秘书主帅。

当初切尔西和卡达赫特签订了一份5年的合约,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份5年的合约最终居然衍生出了双方长达26年的紧密合作,时至今日,卡达赫特依旧保持着蓝军执教时间最长主教练的记录。

正如前面所说,卡达赫特的到来给资金逐渐恢复的切尔西上下重鼓了一针强心剂,俱乐部高层开始筹划一鼓作气走出当年罗伯森出走后一系列的后遗症。不过现实总是非常残酷,卡达赫特的到来并没有立即改变切尔西俱乐部当时的顽疾,究其原因还是来自于当时的优秀球员还是对切尔西高层“违制控制球队”心存芥蒂。

卡达赫特来到球队之初便是面临这样一个烂摊子:俱乐部虽有资金却无力引援、球队上下对于未来无比迷茫、球迷对高层日益失望······种种的问题似乎就要将这支新生的西伦敦球队推向了崩溃的边缘,那么卡达赫特是如何凭借自己优秀的执教能力以及运营能力帮助切尔西走出困境重获新生的呢?下篇文章小编便会由“卡达赫特时代”入手,为大家详细解析这位苏格兰主帅带领切尔西如何在几经沉浮之后迎来队史首个辉煌时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