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七·五”事件:生死时刻见真情

在七月五日这个不平静的夜晚,一个小女孩在关爱中呱呱落地,她叫张思柳,因在新疆中医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柳瑞熙的家中降生而得名。

“油布,找油布;消毒,找消毒工具!”产妇的羊水、血水不断流出,孩子好像要降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婴儿脐带绕颈,情况危急。柳瑞熙一再地对自己说,冷静,冷静。轻轻地托动婴儿的头部。终于,脐带脱离了婴儿的脖子,小思柳平安地诞生了。

五岁的乌鲁木齐女孩小洋洋是不幸的,在七月五日那场令人发指的暴行中,她失去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而她因幸运地遇到了一位尔族叔叔,才幸免于难。

事发当晚,暴徒残忍地杀害了小洋洋的家人,并残忍地将棍棒挥向小洋洋,小女孩顿时血流满面。在这危机时刻,被二十九岁的维族青年艾尼瓦尔看到并制止。

艾尼瓦尔将小洋洋带回家,可是没想到暴徒再次追来,将艾尼瓦尔和小女孩强行带下楼来。这时,东面巷口方向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暴徒闻声奔去。怕暴徒再次找来,艾尼瓦尔将小洋洋藏在花丛中。每隔几分钟,就跑出来看看。

七月六日凌晨一点左右,艾尼瓦尔突然发现小洋洋不见了,焦急万分的艾尼瓦尔四处寻找。原来,小洋洋想去找爸爸妈妈而走失,被维族孩木克热姆和她的朋友发现了,好心留宿在自己家里。

“我就住在这儿,我不怕!”面对暴徒的威胁叫嚣,六十二岁的艾力·艾尼扎提大叔坚定地说。

艾力是中国电信新疆长途传输局跃进街家属院的值班门卫,这个家属院里住着汉、维、回三个民族二百多户居民。

七月五日晚,艾力见到外面有歹徒沿街追打手无寸铁的民众,立刻意识到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治安事件,他迅速将前后门紧锁。没过多久,一位惊恐万分的中年妇女冲向家属院紧扣的大门、高喊救命,艾力赶紧开门让该女子进来,并安慰她不要害怕。暴徒看到这一幕,气急败坏,隔着铁门猛烈地攻击艾利,十几分钟后,还是不能进入,暂时离开。

半个多小时后,艾力又将一位浑身是血的妇女拉进院子,并指引其前往安全的医院。

家属院居民马强的儿子放学回家,在跃进街桥上遭遇暴徒的追打,短短五六十米的路程,暴徒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打倒三次,可他又顽强地站起,继续往家跑。在艾力的协助下,马强夫妇终于将孩子救回。

看到这些后,暴徒急红了眼,疯狂地冲击大门,企图冲进院内,大声地威胁艾力,“把门打开,如果你不开门,我们明天就来收拾你。”面对暴徒的威胁,艾力毫不畏惧,坚定地回答:“我就住在这儿,我不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